鸟书网 > 碧落天刀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有办法了【二合一】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一百四十一章 有办法了【二合一】

小说:碧落天刀作者:风凌天下字数:9719更新时间 : 2022-08-05 19:40:51
    如梦方醒的至尊山和君山众人齐齐目瞪口呆,心里一个劲的冒凉气。

    这一战,竟然是被有心人操控的!?

    目的,目的不言而喻,就是要自己两派两败俱伤,甚至是两败俱亡!

    换言之,对方应该一直在盯着,一直冷眼旁观,坐视事态发展,坐收渔翁之利!

    等待时机成熟,便是一举拿下至尊山与君山这两头老虎!

    真正的坐山观虎斗!

    “他么的!你是谁!!王八蛋,滚出来!!”

    苗震心下后怕莫名更兼愤怒满心,一声怒吼,愤怒的声音都在颤抖。

    只因他此刻心里更多的还在于恐惧。

    布局如此极深,拥有这等心机手段的人,会是谁?

    居然能做到如此的精微操控?

    是的,就是精微操控!

    精确细微的操控战局,不让任一方太强,哪一方强了,就在细微处打压那一方,让双方重回平衡,继续消耗,直到彻底的两败俱伤,两败俱亡,然后才是布局者出面收拾残局,大获全胜。

    而自己那边足足被咬死六人就是明证:君山方面一开始的时候,人头数可是要比至尊山方面更多的!

    正因为于此,这个操控战局的人,才会刻意回避战斗力量失衡的情况出现,一直致力于操控双方战力平衡。

    自己那边被幽魂蛇咬死六人,四个地级高阶,两个天级初阶。

    而至尊山这边陨落的则是两个地级,两个天级中阶!

    及至去掉这十个人之后,双方战力基本持平,不分高下。

    “他么的,对方如此操控战局,分明是怕我们打不到同归于尽的地步啊……这是什么人,怎地如此恶毒!”

    莫晴空这会也顾不得自己的屈辱了,一颗心凉气直冒。

    暗中惊叹布局者的心机手段,当真令人发指,毒辣至极。

    所谓心机,必须要有手段来辅助。

    只有心机没有最终收局手段的人还不至于无法应付。

    只有心机没有手段的人是不可怕的,手段的力度跟不上,也是不用担心的。

    比如莫晴空的心机与手段,对上九色至尊这些人之后,就不怎么奏效,因为他的实力跟不上。

    但是暗中这人既有心计,又有手段。尤其是,手段的实力符合现在自己交战的双方!

    “全员撤出场地!”

    莫晴空一声厉喝:“铲开地皮!”

    所有参战人员应声散开,更是各施各法,不过片刻之间,之前战斗场地的地皮被铲去了足足三尺深的一层。

    眼看着交战场地下面被铲开的地皮,所有人尽皆面面相觑,身上冷汗一层一层的冒出来,挠挠胳膊,全是鸡皮疙瘩。

    只见下面密密麻麻的遍布筷子粗细的细细窟窿,至少也得有数百个之多!

    显然,这些窟窿都是幽魂蛇钻出来的。

    只要一想到自己等人在这上面高呼酣战,下面却有这么神出鬼没的一条蛇在灵活的钻来钻去寻找目标……

    所有人的后怕感觉,无不瞬间攀升到了极处。

    能够在这种情况下活下来的,绝不仅仅是实力高下的问题,甚至可以说,实力最多也就是占据两成因素,其他八成,全都是运气!

    就只看那条蛇看谁不顺眼了,谁也就完了!

    在这样子的生死搏杀氛围之下,面对面的刀剑争锋,随时游走在生死边际,说是眼观四路,耳听八方,但实战中却又有谁会注意脚下土地里面动静?

    “你是谁?!出来!”

    莫晴空一声怒吼,游目四顾。

    所有人也都是齐齐转身,警惕到了极点的关照周遭动静。

    天空中,万岁山的一行人,干脆不敢下来了。

    言武看着下面一个个细小的窟窿,吞了口唾沫,将全部心思尽都放在了居高临下的梭巡上。

    可偏偏就什么都没发现。

    但没有发现才是最可怕的,每个人都感觉背心发凉,不寒而栗。

    “掘开地面!找寻脉络源头。”

    莫晴空身体虽然虚弱,声音却阴狠:“一定要找出这条蛇,否则吾等何能安寝?!若是蛇已经走了,那就顺着这些小洞,看看这玩意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又是从什么地方走的!”

    所有人同仇敌忾之心涌动,齐齐动手。

    不过数百息时间,方圆左近地皮就被完整端了一层。

    可是幽魂蛇早已经是踪迹不见。

    看似四通八达的蛇洞,当真就只是集中在战斗的场地一带。

    在其他的方向,愣是没有任何发现,既没有所谓来路,也没有相关的去路。

    就只得中间区域密密麻麻的窟窿细孔。

    众人不甘心的向下发掘,一直铲下去三丈之深,干脆连蛇洞都没有了。

    “此人行止举动之谨慎……令人发指!可惊可怖!可惊可怖?”

    所有人都愣住了。

    莫晴空鬼火一般的眼睛看着苗震:“你还要打下去么?”

    苗震一张脸煞白煞白的,连连摇头。

    再打下去?

    有这样一个可怕的敌人躲在暗处,那不是找死么?

    “此仇此恨,彼时自有清算!”

    双方各自迅速出谷,远离这块死地。

    对这个危险的山谷,那是谁也不敢再进来了,不敢稍稍驻留,对于‘操控幽魂蛇’的人,细细搜寻后,也确定对方早已离去。

    似乎,对方只是在乎双方死多少人,并没有赶尽杀绝的打算、亦或者是没有赶尽杀绝的能力。

    但这一个疑问,也只有压在心底了。

    先到了安全的地方,再考虑不迟。

    另一边的言武也带着人走了,走的很慌乱。

    原本想要‘恶心恶心,嘲讽嘲讽,看看热闹,凑凑八卦’的打算,全然没有实行余地,白跑了这一趟。

    还要心有余悸,胆战心惊,委实是得不偿失!

    如果自己还要讥讽几句,嘴嗨一下……万一万一,莫晴空恼羞成怒,不顾一切的指挥至尊山五峰弟子和自己再来一场之前和君山那样的战斗,岂不是要大败亏输?

    那暗伏的幽魂蛇谁知道是真走了假走了……若再开战,又有谁能担保它会咬谁?

    焉知不是另一局渔翁得利?

    所以,赶紧撤为上策!

    及至退出山谷地域,蓦然回首的时候,三大派中人人人皆是心情复杂难言,莫可名状。

    谁能想到,不过一个看起来隐秘无害的山谷,居然一次性埋葬了一百多位高手?!

    其中还包括二十多位实打实的天级高手?

    每个人心里都不禁涌动相同的疑惑:幽魂蛇,是谁的?这个局,是谁布下的?

    到底是谁,在操控着幽魂蛇杀人,操控战局?

    此人,又是何居心?!

    “这幽魂蛇,会不会是杀手温柔的暗手?”

    有人提出来这个问题。

    “确实有这种可能,只不过可能性不大。”

    “首先,这幽魂蛇拥有一击毒杀天级修者的实力,若非有相当实力之人,绝无能役使,而杀手温柔相传初入金牌集训地的时候,不过人级修为,光是这份实力差距,已经是相差得太多悬殊,难以挂钩!”

    “其次,那杀手温柔的身边一直有一头妖猫为伴。纵观其钧天手集训全程,殊无别的战宠跟随。而进入集训,如果另有其他战宠相随的话,不可能不被发现,战宠可是要被统计进个人实力之中的。”

    “综合以上两点,此局的操控者是温柔的可能性并不大,微乎其微。”

    “根据这次金牌集训相关资料统合,温柔没有幽魂蛇,反倒是一个叫岳空的,有一条螭蛇为伴。”

    “而螭蛇的真实品阶,比幽魂蛇更高。螭蛇乃是正统妖宠根脚,幽魂蛇……虽然号称九大绝毒之一,但说到根基底蕴,自古至今就从未听说过有过化妖的,相传最顶级的也不过是半步妖化而已。”

    “在螭蛇处于幼生期的时候,稍有气候的幽魂蛇就能将之盖过,但是螭蛇一旦有所成长,无论是潜力亦或者实战之力,却是幽魂蛇拍马都赶不上的。”

    莫晴空阴沉着脸:“而与温柔相伴的那头妖猫,却是拥有凭借气势压倒螭蛇的存在。以那螭蛇已经达到了可以战斗的形态,还要被其碾压的状态论……若温柔取幽魂蛇而弃妖猫,可谓买椟还珠,贻笑千载!任谁也不会放着这样强的一只妖猫,却选择一条没多少前途的幽魂蛇。”

    他这一分析下来,众人都是感觉,这实在是太有道理了,有理有据有结有证。

    看来此次的布局者果然不是温柔的,但是,幽魂蛇难道是天上掉下来的?

    貌似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江湖上有谁能驾驭幽魂蛇啊!

    但是今天这幽魂蛇,很明显是有人在操控。

    “以此次的战果而论,这驾驭幽魂蛇之人,很大机会是三山的仇家,还要是全三山的仇家……因为此人绝对不是为了财物,更不是为了抢劫,单纯就是想要让我们死人而已。”

    可任众人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到天底下竟有这样的人物。

    “爹,我们去哪?”莫远图小心翼翼的问。

    “先撤出这里,到断玉城左近去。”

    莫晴空阴森森道:“撤出纷争之外,立足安然之地,才能从容选择后续。”

    “但那温柔……”

    莫远图还是心有不甘。

    “仇自然要报,但是不能被仇迷了心智,若是自身不保,谈何报仇?”

    莫晴空教导道:“置身于安全之地再思报仇之事,才是智者所为,若是为了报仇增加无谓的牺牲,不过是匹夫行径。”

    “是,父亲微言大义,孩儿记住了。”

    莫远图的声音轻松了一些。

    虽然……但是父亲还在如此语重心长教导自己,应该是不会杀自己……了吧?

    毕竟这么多年感情,想来父亲也是舍不得的吧。

    “只怕大楚的那些人,未必会这么好说话。想要出去,还有一番波折待过。”

    莫远卿沉声道。

    “再有波折,总要放在明面,他们再如何,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将我们至尊山众人全杀光!”

    莫晴空淡淡一笑:“只要无性命之忧,便比在这里强!”

    “父亲说的是。”

    与莫晴空相同选择的是,君山的人,也选择了退出。

    无缘无故的火并一场,伤亡惨重,当真是打寒了心,寒透了胆。

    ……

    风印眼见三山人马尽去,第一时间召回了幽魂蛇,迅速遁入了地底深处。

    眼看着盘在手心的幽魂蛇,那讨好邀功的绿豆小眼神,风印颇有几分惊喜。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这小家伙的行动力,居然是如此的出色。

    “咿唔……”

    小蛇似有进化迹象。

    风影在一边叫了一声,却是在提醒风印。

    进化?

    风印见状不禁愈发的惊喜了,难道之前的那一次点化,效果竟是这么的好?

    既然出力如斯,便该奖励,当下又伸出手指头,随着啪的一声,再度点化了幽魂蛇一下。

    这一次,从幽魂蛇身上反馈的清气,居然比第一次的时候还要浓郁了好几倍。

    大出风印意外,浑不知因何而来!

    道典却是老实不客气的第一时间就给吸收了。

    其实这不过是化妖之后与不化妖之前的根本差异所在——

    要知幽魂蛇属于那种根脚特异,极端难进化的种类,本身已经站在种族最巅峰,想要再进一步,势所难能!

    可风印的化灵经点化之力,就是能人所不能,化腐朽为神奇,令到其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这个时候的反馈,却是夹杂着幽魂蛇一脉整个种族的千万年希望寄托,清气感恩自然是非比寻常。

    但这个中因由,见识浅薄如风印,自然难以知悉,嗯,其实就算是幽魂蛇本身,也是啥都不知道。

    小蛇再得点化,摇晃了一下,晕头晕脑的睡了过去。

    “之后又要靠咱俩啦。”风印摸着风影的脑袋。

    “喵哇。”

    这段时间,幽魂蛇出动得实在太频繁了,风印准备将之雪藏一下下。

    再这样频繁出动,自己的这张底牌难免暴露人前,殊不可取。

    杀手温柔可是已经好几天没出现了。

    现在,各大门派都在外撤,风印感觉,自己趁这机会浑水摸鱼,貌似有很大几率可以通过一线天去。

    心动便行动,当下也循着那个方向移动过去。

    三山大战,幽蛇狂舞,不可谓不算大事件,但在当前这地界,跟其他的大动静相比,却又要瞠乎其后。

    例如,熊皇仍旧在四处围追堵截白虹。

    这一次的仇,足够熊皇惦记白虹一辈子了。

    他感觉自己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大的亏!

    在这般穷追不舍的亡命追逐之下,几乎每隔一段时间,熊皇大部队就要跟白虹开战一回。

    有时候一天能打好几回。

    白虹固然不怕熊皇,甚至可以在反袭熊皇部之余,全身而退。

    但他实在是被纠缠得够够得了!

    本身实力到了他们这等级数,想要直接干掉对方,几乎等于不可能。

    无论如何,对方在最后关头的逃命能力,始终保有,一定可以在决死关头,全身而退。

    这也就是导致了,只要白虹想走,哪怕熊皇带来的人再多一倍,白虹仍旧可以随时突围离去!

    若不然,蓝丹和绿影两个截杀一个境界不如自己的蜈蚣皇,何至于用了五百年之久?

    实在是,不好杀啊。

    人类尚如此,更可况是一个擅长变化和钻洞的妖族?

    但反过来说也一样,只要熊皇不放弃,就可以持续纠缠白虹,偏偏白虹不甘心放弃近在咫尺的机会,不肯远离,自然一而再,再而三的遭遇大战。

    而这样一来,白虹始终被纠缠,蓝丹绿影不见踪影,狐皇和猫皇在这片丛林中,变成了全然的没有天敌。

    错非猫皇有伤在身,需要狐皇相助疗伤的话,局势只会愈发的直转直下

    通过这段世间的接触交流,嫂子和小姑子之间关系,越发融洽起来。

    虽然始终没有找到自己女儿,猫皇的伤势却大有好转,已痊愈七成,应付一般的战斗,不在话下。

    “侄女跟的这小伙子,虽然修为不咋地,但说到捉迷藏的功夫是真的好,端的能人所不能,当真了得。”

    狐皇将这片丛林都搜了好多遍了,愣是没有任何发现,不禁啧啧称奇。

    “先生是身具大气运的人,自然谨慎。”猫皇很是安慰,对风印始终存有一份尊重。

    现在没有温柔和女儿的消息,对于猫皇来说,正应了一句话: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白虹搜寻无功,狐皇遍觅无果,猫皇愈发的放下了焦躁的心情。

    对于她们这种老江湖来说,都万二分的明白的一点:追杀永远是最开始的时候最危险。

    只要你把最混乱最危险的阶段撑过去,只会越来越有应对经验,自然要比之前安全,安稳。

    多少追杀都是如此,追着追着,就那么的不了了之了。

    “不得不佩服,这么多门派,有擅长追踪的,也带着各种追踪灵兽灵禽,还有白虹这样子的此世顶级大能,居然愣是难以寻觅,甚至还时不时的出来搞搞事,制造动静!真是……”

    狐皇口中啧啧:“更让我匪夷所思的是……你这个亲娘的血脉追踪,竟然也欲寻无果,这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猫皇温婉一笑:“其实我还是有所感应的,那个小家伙还活着。而且还活的很开心。”

    “那就更不可思议了。”

    狐皇道:“在这样的追杀环境里,还能活得舒舒服服的开心……我是真的很难以想象,这几天下来的际遇,堪称此生仅有。”

    狐皇的说法,绝不夸张。

    要知这片地界鱼龙混杂,既有各大派门众人,亦有江湖散人,更有人族顶峰如白虹者,还有熊皇势力,以及狐皇猫皇,而即便是她们俩,也不敢当真安然,随心自在。

    毕竟,此地尚有九色至尊的三人在此坐镇,随时都要防备变故出现。

    万一被对方找到偷袭致死的机会,谁也不敢保证蓝丹绿影就一定会放过机会。

    “你哥哥现在没有消息,这次事了之后,我还要天南地北的去寻找……哎。”猫皇愁容满面。

    狐皇明眸中亦是闪过一丝忧虑,随即便安慰道:“嫂嫂不用着急,哥哥吉人天相,定然不会有事。”

    突然想起来什么,道:“我倒是想起来,在一年多前,哥哥曾经联系过族群,当时,是太上长老夫妇立即出去了……但他们那一次的出行异常匆忙,并没有交代太多。”

    猫皇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难道?”

    “这个说不准……等此间事了,我用轩辕秘法联系一下太上长老,一问究竟。”狐皇道。

    “好。”

    猫皇心里登时升起了莫大的希望,之前一直牵挂女儿的安危,竟忘记了丈夫亦身处莫测危机之中。

    “继续找找。”

    “我就不信,找不到小家伙了!”

    狐皇赞叹之余,但又不免有点伤自尊。

    自己族群于追踪一道上素来别树一帜,独有心得,纵然不敢说天下第一,仍能稳居前三甲。

    可自己这次全身能耐都用了一个遍,却仍是寻觅不到半点蛛丝马迹,这固然是好事。

    可这好事对于这位心高气傲的皇者老说,心里总是有点多多少少的不舒服。

    “我就不信了,刚出生一年左右的小东西,居然能这么牛叉!”

    狐皇情急之下,都开始冒脏话了。

    “何必着急,就算是当真找到了,咱们也不能出面相认,只能暗中保护他们出去;万一相认了……恐怕连我们都出不去了。”

    “嫂子放心,这一节我如何不明白。”

    ……

    这会,风印已经带着风影到了一线天附近,查看着不断撤出的门派众人。

    而现在最不急着撤走的,反而成了来自秦国的一众秘密高手们。

    因为他们同样出不去。

    既然温柔没啥事,那他们就继续在这片丛林中隐藏下去,一直隐藏到此事结束,楚国开关,唯有等待这种借助国家气运布置的天地封禁解除,才能离开。

    若是现在闯关,真真只有死路一条。

    毕竟,这是在人家楚国的大本营里。

    这会的关口喧闹异常,哪哪都是吵吵闹闹的响动。

    各大门派进来的时候,不可谓不简单容易,守军全程都很礼遇。

    但现在出去的时候,却遭到了楚国的盘查,空前严格的盘查。

    师酒徒早就下令楚国高手全员撤出丛林,对于抓获温柔,一则失去了信心,二则,却也不乏顺水推舟之意。

    对于温柔这样纯粹的男儿志士,若是能不沾染上他的血腥,那就不沾染。

    随着而来的,自然是对于撤出的江湖散人、名门大派的弟子们加强了监管。

    想出去可以。

    但你随身的空间戒指以及携带物品,全部都要打开检查。

    咱们不贪图你东西。

    但若是你戒指里面,照比符合情报,与温柔身上的天材地宝相类,那么我们就要留三成!

    这是你们进去的时候就说好的。

    而且这个任务,师酒徒交给了自己的小弟子去负责了。

    嗯,这位小弟子,正是楚国的那位小皇子殿下。

    此举可谓是人尽其才物尽其用。

    这家伙一直以来便致力做出点成绩,为自己皇室之子的身份更添一分光彩,捞足资本。

    为了这个目的,这小子都几乎要疯魔了。

    这任务交给他,自然是尽心竭力,家里外边的铁面无私。

    不管什么门派,这位小皇子都是认认真真检查,绝没有任何通融,无论是人情,还是徇私舞弊,统统没有!

    而这,自然难免会导致不少的冲突发生。

    举凡是江湖人,就难免随身携带着一些见不得人的东西。

    而这类东西被别人看到了,岂不是身败名裂?

    你说只是看看,可你这一看,就等于是把我的身家性命交到了对方的手中,岂能轻易就范?

    可面前的这位楚国小皇子是真的见面无私,让大家都牙痛了起来。

    但是没办法,只有从这里离开之后,才有可能进入到断玉城,再没有第二条途径。

    自然吵闹争斗不断。

    风印看着严格的盘查,也是一阵阵的头大。

    这样子的检查,若是只得自己一人的话,好办,好办得很!

    只要找个身材差不多的,有身份的,打晕了捆在某处——之所以不杀乃是因为,万一对方是钧天鉴的任务目标呢?

    然后乔装打扮,借用这个人的身份证明,蒙混过关,风印感觉难度不大。

    但是,风影怎么办?

    小蛇又要怎么办?

    这俩可都是不能隐藏的,空间戒指又不能装活物。

    若是将它俩留在这里,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白虹等九色至尊可还在里面地毯也似的寻找呢!万一出了意外,岂不是追悔莫及?

    ……

    一线天门口,一个地级武者一脸愤慨,在叫嚣。

    “你们看清楚,我这是猫么?我这是一头狐狸!狐狸你们不认识?”

    守军:“狐狸?猫打扮打扮也像狐狸,大家戒备!”

    那人气的发蒙:“你家猫长个狐狸样?我这是千幻狐狸!还是幼兽!看它嘴巴鼻子眼睛耳朵……哪一点像猫?”

    “能不能变成猫?”

    “千幻狐狸当然可以变成猫!”

    “那你这个就是猫变的!”

    “……”

    一番吵嚷中,皇子殿下来了,一声令下:“带走!看看到底是猫还是狐狸!”

    一位守将:“殿下,这真的是狐狸!”

    皇子:“猫都能变成老虎那么大,你信吗?”

    守将:“……”

    “带走!让人查查,这到底是猫还是狐狸。”

    “是!”

    在那个地级高手疯狂的抱怨中被带走了。

    “我勒个去,你连猫和狐狸都分不清吗?我特么……再说我用的是枪,也不是刀啊。你们好好看看,猫的尾巴和狐狸的尾巴也不一样啊……”

    但不管怎么说,总是被带走了。

    下一个,带着一只老虎的也被带走了。

    “妖族都有千变万化之能,谁知道这是不是妖猫变的……带走!”

    “我这真的是老虎……”

    被带走了。

    然后是……

    终于到了一个门派。

    “一个一个过,不是咱们不给各大门派面子,实在是有关国家利益……我这边有温柔的天材地宝的清单……绝不可能乱拿各位东西……”

    “你这把刀是什么刀?看起来挺锋利,我听说……温柔也是用刀的……”

    “……”

    各种乱哄哄。

    带着灵兽果然不行,无论什么灵兽,一起被没收关押等候检查,固然不至于真的有性命之忧,但是这份无语却也够受的!

    而且关押起来这些人之中,属于散修的,确认不是温柔的,必然会有楚国霸王堂的来劝说加入等等等……

    风印看着,眉头紧皱。

    小蛇和风影,怎么带走?

    看着看着……

    风印突然间灵机一动!

    有办法了!

    …………

    ------题外话------

    【七千五。本想写九千,但是老婆在下面一个劲儿喊吃饭……只好给她个面子先去吃点。今天就这些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99mk.la。鸟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9mk.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