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书网 > 穿到荒年后,她带着空间撩状元 > 第160章 到底是谁要说亲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160章 到底是谁要说亲

小说:穿到荒年后,她带着空间撩状元作者:婕炎字数:2804更新时间 : 2022-09-23 10:31:31
    “不行!”温婉一口回绝。

    “为什么?”

    “我还没想好。”

    “你不想嫁我?”

    “都说了没想好,慕如风,你烦不烦哪!”

    哪有刚在一起就要成亲的?又不是像刚才那一对那般,需要赶工。

    “我烦,不过我只烦你一人。”

    “油嘴滑舌!”温婉翻了个白眼。

    两人坐在河边,晚风将烦心事带走,余下的只有眼前。

    淡淡的月光下,慕如风盯着姑娘的侧颜,嘴角含笑,跟她说起这两日在书院的事。

    包括学习有些吃力。

    温婉嗤笑,“你看你,连书都读不好,还想成亲?”

    “读书跟成亲是两码事。”

    “以后再说吧,你得把全部精力放在学习上。只要肯努力,明年的黑马就是你!”

    “黑马?”

    “呃……就是很厉害的意思。”

    “那……我若成了黑马,我们就成亲好不好?”男人明亮的眼里,满含期望。

    “或许可以考虑考虑。”

    “嗯!我记住了!”慕如风十分认真地点头。

    “我饿了……”温婉摸着扁扁的肚子。

    “走,回家,我做饭给你吃。”

    “可是你做的不好吃。”

    “那你教我,或者我帮你打下手”

    ……

    翌日一早,温婉晨跑,顺便送了慕如风离开。

    想到昨晚他说的话,心里感觉甜丝丝的,扬起的嘴角一直没放下过。

    “姐姐,如风哥回来,你好像很开心。”

    “嗯?不是走了才开心么?”

    “呃……也对,为什么他走了你这么开心?”温雅快步跟上温婉。

    “你还小,不懂。”

    ……

    范家村村南。

    范中举赶着范秀才家的牛车,从县里回来,后头还跟着一个耳后簪花的妇人。

    “秀才,牛车给你送回来了!”

    范中举把牛栓在院中,从车上提起东西,领着妇人就要走。

    范钱孙从屋里出来,瞥了一眼那妇人,“中举,这位是?”

    “梅姑,是我从县里请来的媒人。”

    “媒人?来得真是太巧了,中举,还是你有心。”

    这话听着有些奇怪,范中举疑惑了,回过神来,范钱孙正引着梅姑进屋。

    他忙跟上去,“大伯,我们还有事,就不在你家坐了。”

    “你去忙吧,这一路辛苦你了,我跟梅姑说一说。”

    “诶,不是,大伯,我们就不坐了,我跟梅姑还有事呢。”范中举将走到门边的梅姑拉了回来。

    范钱孙疑惑地看着他,“你不是给秀才找的媒人?”

    “秀才?”范中举同样疑惑地看着他,他是给自己找的媒人啊喂。

    梅姑有些不耐烦了,“哎呀,到底是谁要说亲?赶紧的,说完我好回去。”

    ……

    范钱孙说,范秀才要成亲了,婚期已定,就在二月初。

    左右范中举也不急,就将媒婆与他买的东西先给自家堂弟用着,回头还给他钱再重新去买。

    范中举震惊,“成亲?我昨日才出的门,怎么没听说这事?”

    “来得突然。”

    范中举乐问:“秀才在家吗?我找他说说话。”

    范钱孙将媒姑请进了屋,“上茅房呢。”

    “大伯,是哪家姑娘这么有福气?”范中举也坐下,唠了起来。

    “有什么福!”范钱孙微怒,做出了那样的事,原本可以偷偷将事情办了,省一大笔。

    谁知人家还提出要三媒六聘,不然就报官。

    他范钱孙在范家家族可是举足轻重的,怎能允许自家儿子身上带有污点?

    就应了,先把人娶回来再说,范秀才的年纪,也早该成家了,有个媳妇来管管他也好。

    范中举又道:“即是秀才成亲,便还是先让他办吧。大伯,这新娘子,莫非是对面那个冷冰冰的女人?”

    范钱孙哼了一声,“对面李家的那个李月月,俩人互生情愫。”

    “什么?”范中举拍案而起。

    直接冲进茅房找范秀才。

    范秀才正好提起裤子,一见这个冒失鬼,险些被吓落茅坑。

    “怎么了这是?”

    范中举脸色由青变黑,看了他好半晌才开口,“听说你要成亲了?动作挺快啊!跟李月月互生情愫是吧?”

    范秀才脸也给了,此事是他这辈子的耻辱,简直没脸见人。

    范中举冷笑,“秀才,我一直把你当最好的兄弟。”

    范秀才实在烦躁,推开他,出了茅房,“还不是昨日才定的,你不在,自然没法通知你。”

    范中举恨恨盯了他好一会儿,转身跑了。

    ……

    温婉将院子里铺了砖后,去了上河村,找石匠买了两车青石板。

    本来打算屋里铺砖,但转念一想,左右都要花钱,不如一次性给他弄好一点,直接铺青石板。

    因尺寸问题,有的石板需要现场切割,所以,还得请专业的来帮忙铺了。

    三日后,石匠用驴拉着一车石板来到温家。

    这石匠名叫杨启孝,大家都叫他老杨。

    三十来岁,正值壮年,面容有些粗犷。一进门,林氏便热情迎接,主动给人倒水。

    由于石板有一定厚度,还需要挖一层土,才能不影响开门。

    屋里铺地的事,温婉全包给杨启孝,从挖土到铺石,都是他一人干。

    预计需要四五天时间。

    这几天,林氏俨然就像变了个人,从懒妇变成了贤妻良母。

    温婉和温雅姐妹俩晨跑回来,就能吃上她做的早餐。

    中午,温婉才钻进厨房,就见林氏在切切洗洗,正做饭呢。

    原以为她不过是心血来潮,可一连三天都是这样。

    看着林氏端水进了一个房间,“老杨,来,喝口水再做。”

    温雅问,“姐,娘是不是受刺激了?”

    温婉摸着下巴,估摸着,是因外人在,她装给旁人看呢。

    不过,有她做饭,她也不用在家盯着。

    于是就带着温雅去镇上买莲子。

    “姐,咱家的地真要种荷花?”

    “嗯,准确地说,是种莲藕。”这地方水源好,种莲藕再适合不过了。

    “莲藕?”

    “对,不仅能卖钱,还能做成很多好吃的卖高价。”

    “真的?咱们种那么一大片,能挣很多钱吗?”

    小家伙有些雀跃,温婉温和笑着:“能。”

    “那我们不会再饿肚子了!”温雅拍着手叫道。

    姐妹俩憧憬着莲藕长成后的日子,殊不知,家里险些出事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99mk.la。鸟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9mk.la